上海,我的母亲城(组诗)1 | 刘国萍城市诗原创系列 | 致一书斋

致一书斋2019-09-04 15:19:07


在您细细品读的过程中,一定会感受对一座城的深情,对母亲的挚爱。


编者按:

一说起“母亲”这个词,总让人的心底柔软而温暖,那是爱的源头,那是记忆的归宿。当一条河、一座城被冠以“母亲”的称谓,定然离不开其对我们的精神滋养与文化润泽。当一个人深爱自己的“母亲河”、“母亲城”,那么即使再忙碌,也愿意为她停留驻足。诗人刘国萍先生在紧张的创作过程中,一个“走神”,就为“母亲城”——上海,写了许多浸蘸深情的诗行。老上海的风姿和味道,母亲城的发展与变迁,都能从他的笔下略见一二。当您细细品读,一定会被这一份深情与挚爱所感动。

从本周开始,我们将连续每周为您推出一组刘国萍先生城市诗原创系列《上海,我的母亲城》组诗。敬请品读。




作者简介

刘国萍,男,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大学毕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教育家协会会员,杨式太极拳传人,佛柳太极拳研修者。

一九七九年在人民日报发表处女作《宝钢剪影》(组诗),之后在《人民文学》、《诗刊》、《上海文学》、《萌芽》、《星星》、《飞天》、《江南》、《绿风》、《青年文学》、解放日报、文汇报、文学报及港台、新加坡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曾获首届上海市文学作品奖等多个全国奖项,着有诗歌、散文、小说等四十三部,出版两部。

本期导读:

《上海,我的母亲城》(组诗)(一)

1.《改头换面

2.《? ?

3.《我的母亲城


无需多言,对一座城的深情,往往就藏在诗人的文字背后。

1
改头换面


他对理发师说

来一个改头换面

刨刀,呼啸而过

像砍伐一片密林

胡子也完成秋收

连一声咳嗽也比之前清亮多了


他想拉住远逝的过去

再套一些报废的时光

灯,冒名太阳爬过头顶

喝散了迷离恍惚

时代哗变后,过去的小剃头

升格为发型师

荒诞,掩饰手艺丢失


当他走出理发店

误将一个披发飘逸的背影

当作走出空体的自己

跟过马当路

拐进复兴路

始终不敢确认那个中性的人


回到家里

猫首先吓了一跳

九双眼睛,挂上尾巴的夜灯笼

老婆大人当然惊喜

老头子翻新年轻

献上殷勤:

?????? 烫壶小老酒

?????? 葱爆腰花,醋溜,好伐 ?


2
晨 ? ?夏


老绍兴总是带着黄酒的糯米香

拌了宁波阿婆的糟腐味

小雨殷勤

青砖路上藓苔还春

亏了他俩的不离形影


一束光拉开云帘子

像刘家新娘的歌声

三尺巷的墙缝都在偷听


竹罄,笃笃地叫卖

把两边窗子引开

一只只竹篮子像蜘蛛吐丝

捉牢了卖粥的杨州人

黏住了卖圆子的小苏北

剩此空档,巧舌们

张家长李家短地隔空闲话

小九九藏在肚皮里

窥探麻将搭子的波动心情


皇冠现金hg0088|首页师傅搭腔苏州小娘

评弹遇上快板,不配套

却情调炒三样

肉婆生的二胎

光着屁股钻来钻去

豆腐里的泥鳅,一道时令菜


天公,一息哭一息笑

验证了老谚新腔

我拨开千层声浪

拼命去往浦江对岸,挣钱养家

和川条鱼的马工

一起奔走在生活的流水线上

最怕堵车,上堵下堵外堵内堵

堵出心浮气躁

??? 繁荣的老症结 ……


3
我的母亲城


我只在时间的玻璃转门

兜了一下,出来

就不敢认你了

这还是我的母亲城吗


歌剧,花腔仍在盘旋

确实不懂。但旁边的男女懂煞了点评的头头是道

我去意大利找过但丁

他巳在《神曲》里上下飘忽


出了大剧院

楼群与身影东倒西歪

霓虹,变色上海

外装的一派时尚

变的太快太炫

老上海们有点失魂落魄


一直想弄清楚内心的需要

这座城市的根脉骨节

和精神的礼数

但太嘈杂吵闹了

甚至欲望妖艳


什么才是我根深叶茂的母亲城

内秀。宁静。独特性

但流量社会微信时代颜值效应

彻底覆盖生活

存在感不断被稀释

同质化高歌迭代


手机,病毒了几代低头族

在时代的超车道上

怎么才能回到这座城市的内心

回过头去

看一看民风习俗

童声上的诗书礼教


给我们留一点念想留一点神性

不要让时尚的说词

弄丢了根性

那是老上海的经卷


我神性的母亲城啊

我一直在你的神秘感之中

想留住那点魅力

那是我的精神归宿

一切,是否还可以期许?


如果您是老上海,读完这一组诗,是否能捡拾起童年的回忆?如果您是年轻的一代,对上海这座母亲城的过去,会有怎样的探秘?如果您是新上海人,是否找到一缕融入这座城市根脉的线头?如果您只是一位过路者,您对上海的印象是否也多了一点元素?

如果您有收获或者想法,欢迎留言。

也请期待下周第二期。

——编者


欢迎关注致一书斋

让我们致力于语文与诗歌教学

转载请注明捉着及出处


Copyright ? 江苏修学旅游联盟@2017